大学毕业之后,我被分配到云南大学,从事电脑程序设计工作。

从北京到纽约,再从纽约到温哥华,在北美兜兜转转十多年,她终于决定背起行囊,回到梦最初开始的地方。不管是身在何地,她都曾满怀梦想,但最终,她放弃已经习惯了的海外生活回到北京,她说:“原来这么多年,最适合我圆梦的地方还是在这里。”  与很多年轻人一样,高中毕业的Jane为了更好的教育和机遇,告别在北京的家人、朋友独自来到美国。她从小就希望从事金融业,而美国在她看来,是离梦最近的地方。她也的确在一步步实践自己的理想:毕业于美国哥伦比亚大学MBA,27岁就在华尔街五大投资公司之一担任高级金融分析师,年薪15万美元,成为名副其实的高薪金领,她的事业无疑是成功的。  纽约让她接近梦想  虽然事业发展顺利,但美国严格的移民申请,让她总感觉不能放开来大展拳脚。从上学到就业,她已经在美国生活近九年,早已习惯那边的生活节奏,但没有身份,她感觉永远是被隔绝在外的“外人”。  “许多外国人在美国为生活辛苦奔波,再苦都耗着,为的就是先解决身份,没有那张绿卡,不管教育、福利、事业和生活,各方面你都不能真正安定下来,工作再好都一样。”她说。  多次努力无果后,她只得放弃美国的事业,选择移民加拿大。对于她来说,加拿大紧邻美国,又是英语国家,移民政策也较好,在当时是再合适不过的选择。也确实如她所愿,没多久她就办妥手续,拿到永久居民身份。没有了身份的尴尬,她寄希望于温哥华,希望在这里继续她的金融梦想。  温哥华让她追求梦想  来到温哥华,她才意识到,这里并非她追求的金融中心,生活节奏也和纽约完全两个样。“你走路慢点会被踩死”是她对纽约生活的总结,而在温哥华,什么都是“慢”,像去银行开户头花一个小时的事情,她都觉得太不可思议。  除了生活节奏的不同,事业起步也未如预期顺利。虽然有着好学历和工作经验,猎头公司帮她在多伦多和温哥华等地都找了许多可以尝试的工作,但整个金融环境的不景气,她不仅在工作上找不到原来的那种满足感,薪资也与理想的目标相差甚远。  “其实工资不算低,但与之前相比差距太大,真有相应薪资的职位,你的工作经验却不相符。而且在这里一点人脉都没有,什么都要从头积累,有点高不成低不就,很尴尬的处境。”她说,“好胜心也好,虚荣心也罢,想想当时出国,再到后来离开美国移民加拿大,原本都是为了更好的生活,更好的发展,但如果还不如以前,心里难免有落差。”更重要的是,她渐渐发现自己为理想打拼的斗志和希望也慢慢被消磨。  中国让她实现梦想  在一家本地公司工作了一段时间后,她终于做出了人生中另一个重大决定:回国。“我还年轻,想趁这个时间努力一把,但美国和加拿大,都不是我可以任意施展拳脚的地方。”  如今32岁的Jane,在北京一家投资公司担任副董,每天忙着各项业务,也有满意可观的薪资。问她是否满足现在的生活,她说,总会有些不适应,尤其是习惯了国外的一种生活模式,但她在北京寻找到一种平衡。“我不需要去担心身分,”她笑言,“在这里我可以继续我对金融行业的追求,这里给了我奋斗和实现梦想的条件。”  问及她是否曾对自己十多年的北美生活感到后悔或遗憾?她说,纽约给了她接近梦想的条件,温哥华则给她展示了一个安逸生活的追求,只是都不是她实现理想的地方。她说或许有一天还会回到加拿大定居,“但到那天,我可能有不同的追求。”

那个时候,国家还是实行国家计划分配。我从小对云南的山山水水有着特殊的情感,总是幻想有一天可以去云南看看那些美丽的孔雀。毕业那段时间,从来自昆明的同学那里打听到云南大学某研究所需要人时,我立即向系书记和系主任递交了申请书。结果,还真的如愿以偿了!

四季如春的昆明,让我们这一批到云南大学的大学毕业生,深深感受到了温和气候和丰富水果的南国味道。

国庆节前夕,所工会与市团委组织一些年轻人联欢,大概就是说要“近水楼台”,给未婚青年们一个机会。然后,就是组织去丽江古城游览。那时候,丽江古城刚刚被国务院批准为中国历史文化名城,旅游的人不是很多。

在旅游大巴上,与我坐在一起的是来自市委机关的美女小田,天真可爱。只是我觉得没有来电,找不到那种感觉。也许,我心中的天使还没有出现。我心中的天使,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呢?其实,真正的感情根本不需要去追的,更不是特意安排的。两个人的默契,可以慢慢将两颗心的距离缩短,在无意识中渐渐靠近彼此。有时候,我也觉得所工会与市团委的做法有些可笑。

中午,我们的领队——市团委书记刘姐带我们在一家比较有特色的私人餐馆吃饭。店老板很热情给我们上茶,介绍当天的特色佳肴。

吃饭的时候,有两个女服务员给我们上菜。其中,身着民族服装的一个小服务员引起了我的注意:一头半长的黑发,用一根皮筋扎起,甩在脑后;走路的时候,头发两边摆,十分干练的样子。最吸引我的,还是那对眼睛。几次四目相对,我大脑一片空白,有一种很特别的感觉,就是“电脑扫描死机”那种。而那位服务员却立即走开,似乎并不想与我搭讪。

“服务员,你们这里有没有旅行社啊?”

“怎么啦?你们不就是来旅游的吗?”

“我是说,我们没有导游啊!”

“哦!?这样啊。”丫头眼睛一转,然后说:“我去问问老板。你等会儿啊。”

刘姐发话了:“哎呀,麻烦人家干嘛!我们自己玩吧。”不过,很多同事还是觉得我的建议不错,有个当地人做导游更好。

果然,我的主动出击还是有回报的。不一会儿,丫头来了:“我下午请假了,可以陪你们一起去逛逛。这一带,我最熟悉了。”原来,她叫沙玛阿果,彝族。后来了解到,阿果高中毕业之后,没有考上大学,现在父亲的一个朋友店里打工,准备参加明年的高考。

在大巴车上,我问她:“你是彝族人?你穿的是彝族服装吗?”

“不是。这是傣族的服装。”

“哦?有什么故事吗?”

“是啊,我爷爷是汉族,奶奶是傣族;我妈是彝族。”

“很复杂啊。那你们家过节,不是很热闹?”

“嗯,我们家的节日最多,什么节日都过。亲戚朋友和客人很多。”

“那你打算嫁给一个汉族人,还是彝族人?”

“怎么刚认识,你就问这个?”

“不好意思。我们这个车是市团委组织的单身旅游车。所以……”

“所以,车上这么多美女,你就看花眼了?”

“我……”

我顿时哑口,阿果也觉得说话有点过了。不过,后来的旅游还是蛮开心的,大家都只顾看风景,照相留影。我举起Sony也不犹豫,给阿果拍了很多。周围的女生们有些嫉妒,阿果就拉她们一起合影。

第二年,阿果考上昆明理工大学经贸专业。那个时候,我们都是靠书信交流,很少打电话。后来在整理书籍用品的时候,发现我们的来往信件居然有一大箱子!还有,信件上的那些邮票,很多都是高档品!

阿果的大学四年,是我与阿果恋爱的黄金时间。一切都是那么自然,顺理成章,没有海誓山盟,也没有磕磕碰碰;平平淡淡,心有灵犀,就像众多的恋人那样简单、平凡。阿果大三的那年春节,我们“偷偷”领取了结婚证,当然,也包括那些卿卿我我的婚前“故事”。除了云大和理工大的校园,翠湖是我们每周必去的地方,有时候也去市中心的广场一带找小吃店。

阿果毕业那年夏季,我们再次去了丽江的那个餐馆,故地重游,感觉却完全不一样。在车上,阿果,我老婆,靠在我的肩膀上,问我:“当年你问我那个问题,是不是一开始就要和我好?”

“那当然啊,一见钟情嘛!”

“难道在你的大学时光里,就没有一见钟情的女生?”

“没有。如果有,哪能等到现在?”

“哼!尽会甜言蜜语。”说完,小嘴一翘,十分调皮的样子,我记得清清楚楚。

云大给我们分配了一室一厅的小住房,小家庭生活就这样开始了。阿果是那么娇小、可爱、迷人,以致于我可以轻轻一举,就把她举起来。阿果一直就是短发,她的头发略长一点,就会分叉。我也习惯了阿果的一切,甚至是她的婆婆妈妈。再说,我比阿果大6岁,家里的事情,都是她说了算;很多事情,我都得照顾她、让着她。这才是一个大哥哥的样子!

婚后第二年,阿果生下一个女儿,很乖巧,长得很像阿果,既有汉族血统,又有傣族、彝族的血统。我给她取名“巧巧”,巧巧从小在音乐和舞蹈方面很有天份,我们对巧巧的培养,一点也不怠慢。阿果是很难干的人,家里的事情,她都能说出道道,俨然是一个管家。也许,她把所学的专业知识,全部用在了家务事上了。这样,我反而操心较少,可以专心做自己的程序设计。

阿果毕业之后,首先在一家小公司做基层管理。由于那家公司参与了一个毒品走私活动,公司不久就被查封了。我们通过刘姐的关系,阿果在市经委做了几天临工,就进入新成立的一家港资企业搞国内贸易,也是做管理。阿果十分满意新的工作,算是找到了自己的位置。

有一天,我正在上班,突然接到在艺校读大三的小姨子——阿果的妹妹阿香的电话,说电脑坏了,不能上网,让我赶紧过去看看。没办法,如果这点小事都搞不定,还担心回家被阿果说一顿。再说,结婚的时候,我答应过阿果,要好好照顾阿香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