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是生活中的琐碎,情人才是性和爱。这个声音一出来,惊得顾先生一身冷汗,脸也像发烧一样,他赶紧四处张望了一下,看看周围的街巷中无人,才压低了帽沿快步向停在树荫下的汽车走去。今天是周末,也是他和情人约会的日子。钻进车门,他取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然后柔声地说到:”十五分钟在你家面前等我。””噢,对了,别忘了带那个东西。”
顾先生像嘱咐他的学生一样不放心的补充道。每次约会之前他都忘不了嘱咐几句,他最担心的还是事后女人能怀孕。顾先生一直以来都自喻为自己是个君子,他是大学的国文老师,整天托着长腔向他的学生们灌输孔孟之道和为人之本。每每在课堂上他的头总是摆的像秋天墙头上的枯草,仿佛不如此就没有了先生的范儿。但偷人的时候,他还真就忘记了孔孟,只是还有些廉耻心和顾虑罢了。他给自己的理由虽然有些牵强,但也还解释得过去。时代变了,情人现象是旧社会的纳妾制度的一种革命,是新生鲜事物。而自己是文化领域的旗手,有与时俱进的责任和对追求爱情的自由。说起他的老婆来,充其量也就是个小家碧玉,那还是年轻的时候。顾先生因为成分高,直到38岁那年才在别人的介绍下娶了一个纺织厂的女工做老婆,两年后那个女子还给他生了一个儿子,女人虽说长的不是很漂亮,但也有几分姿色,而且本分能干。刚开始时,顾先生还真满足了些时日。后来改革开放了,随着社教活动的增多,什么夜大,各种补习班等,让顾接触了许多校园以外的东西,包括形形色色的女人,也有了许多崇拜者和荣誉,于是乎他的眼界也变得高了起来。他开始总觉得这辈子活得太委屈,连婚姻都是时代嫁接的产物,没有爱情不说,就是生活里的浪漫也是零的平方值,日子过得更是无聊之至。他和他的学生曾经也有过暧昧的往事,但也只是停留在把某人的成绩尽可能的提高些或给谋个喜欢的女生开开小灶,仅此而已。他不是不想,而是不敢,凡亲身经历过文革,尤其是那些在运动中受过冲击的人们,对生活都有着不同程度上的恐惧感和杯弓蛇影般的心理效应。他们中的许多人在政治,道德和与人相处等方面早已成为了惊弓之鸟,变得像受过惊吓的小女人一样谨小慎微,对男女关系早已是谈性色变,更不用说有把心理的荒唐变成行动的勇气了。而一次意外却彻底改变了顾的生活。这还要从顾参加同学聚会说起,顾的有几个做了高官的同学租下杭州宾馆整整一层楼,三十几个同学利用五一的七天长假从全国各地聚在了一起。开始时气氛有些沉闷和伤感,因为有两个同学在文革期间自杀了,还有一个人得神经病,但大家很快就从悲痛的阴影中走出来,而回忆往事自然而然地就成了这些文革前最后一届毕业生之间交流的主旋律。

图片源自网络

“你知道吗,原来她朋友圈里发的所谓的男朋友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闺蜜眉飞色舞,感觉整个人都要嗨起来了。没错,女人八卦的时候,就是这样子,仿佛注射了罂粟一样。

新葡萄京官网 ,“啊?那是怎么回事呀?”我也装作很好奇的样子,我可不想在她正兴起的时候泼她冷水。

“还能怎么回事,那根本不是她男朋友,只是她的一个普通同事!”她好像揭开了一个惊天大秘密一样,眼睛瞪得圆圆的,明明事不关己,却闪烁着不怀好意的幸灾乐祸。

“她肯定是把朋友圈分组了,不然她的同事早就戳穿她了!”闺蜜继续解密中。

“既然是她的同事,那你是怎么知道的?”这下我是真有点不懂了。

闺蜜喝了一口柠檬水,然后像说书人一样,把她是怎么通过和朋友的朋友的同事一起聊天时知道这个惊天大秘密的来龙去脉有条不紊地抖了出来。

快五点的时候,闺蜜走了,去和男朋友约会了。而我,还继续坐在这个颇具格调的天台咖啡屋,享受着春天夕阳最后的余温。春天不愧是一个多情的季节,连阳光都是温柔的,慢慢地洒在皮肤上,像恋人的触摸。我拿出手机,打开了朋友圈,点进了楚洁的朋友圈,也就是刚刚闺蜜八卦中的女主角。

楚洁是我们的大学同学,美貌和闺蜜不相上下,要知道,在没有金钱利益冲突的大学时代,美貌就是最大的较量,所以闺蜜和她一直处于互相瞧不上的关系中,以至于闺蜜会对“假男友”这件事如此津津乐道。

楚洁的朋友圈很简单,在她宣布“恋爱”之前基本没有发过什么内容,除了三年前毕业时的一张照片,是校园的一条林荫道,阳光从葱郁的榕树中撒下来,几个拖着行李箱的学生走在其中,配文是“别了,我的青春。”简单的文字配上干净的照片,楚洁的形象慢慢浮现在我的脑子里。

我并不像闺蜜一样那么关心她的状态,毕业三年,我几乎都快忘记她长啥样了。楚洁不像闺蜜,美得那么张扬,隔三差五地在朋友圈发张美美的自拍,生怕别人把她忘记似的。楚洁的美怎么形容呢?就像石头投进一泓平静的湖水中,然后泛起丝丝涟漪,对,就是那样漫不经心,却又无法忽视。

从今年情人节开始,楚洁的朋友圈慢慢丰富起来了,都是关于她的恋情,她的恋人。

“你好,顾先生。”

这条动态是今年的情人节发的,图片是一个男人坐在草地上的逆光侧影,图片背景是一栋英伦风情的建筑物,不像是在国内拍的。虽然没有正脸,但从侧面轮廓看上去,这个男生应该很帅。楚洁的这句话配上这张图片,再加上还是情人节发布的,应该算是宣布恋情了。根据刚才闺蜜所说,这个男生是楚洁的同事,英国回来的留学生,人长的帅家境还好,是楚洁她们公司一众单身女孩的心仪对象,其中当然也包括了楚洁。如果单单是因为家境好长得帅,不一定能得到楚洁的倾心,要知道大学时期追她的男孩中不乏高富帅,如果仅仅是因为这个,像楚洁这样的美女毕业出来早就结婚了,何至于单身到现在。

“心情就像刚拧开瓶盖的雪碧,快乐得冒泡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