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过使用中药对身体进行调养,并借以延缓衰老、延年益寿的方法,称为中药养生术。自古以来,我国就非常重视选用中药以保健身体和延缓老化,发明了众多的药物养生方法,如药膳、药浴、药枕、药物敷贴等等。

中国传统抗衰中草药及方剂,古代称为“益气健身”,“不老增年”或“延年益寿”方药。这类药物和方剂的效用,旨在通过补益或祛病,直接或间接增强人的体质,调节体内外环境的平衡状态,消除病邪侵袭,推迟生命的衰老过程,从而“尽终其天年,度百岁乃去”。

中药养生始记于《山海经》,记载了当时我国名山、大川及其出产的动物、植物、矿物等,书中也收录有126种中药。

运用中草药养生抗衰的研究,有人认为“始之歧黄”。祖国医学不仅发掘了各种各样的保健养生药物,而且创造了不少行之有效的延年益寿方剂。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诗经》,就记载了100余种有益于健康的中草药。《山海经》虽不是医学专著,但其中收载药物达124种之多,其中不少药物就具有补益抗老的作用。如“穰木之实,食之多力;枥木之实,食之不忘……”这里所说的“多力”、“不忘”,就是指使人增强脑力,强壮身体,延年益寿。成书于秦汉时代我国第一部中药学专著《神农本草经》系统总结了汉代以前我国的药物理论和治病用药经验,是我国和世界上现存的第一部研究传统抗衰老药物为主的中医经典著作。神农,为托名,本草,系中草药的统称。其书多称三卷,载有中药365种,以应周天之数。这三百多种药物分为上、中、下三品,并从四气五味阐述其功能。在365种药物中,记述有延年不老、耐老、益气、轻身、增寿等药物共165种。其中不少药物后面还直接注明“颇利老人”。上品中的人参、枸杞、泽泻、甘草、地黄、大枣、百合、当归、龙眼、鹿茸等,是历代医家公认具有滋补强身、扶正固本的有效药物,一直延用至今。正如该书在《序录》中指出:“上药120种,为君,主养命以应天;无毒,多服、久服不伤人。欲轻身益气、不老延年者,本上品。”

我国医学文献经典《黄帝内经》即有《汤液醪醴论》专篇,醪和體都是酒类。《素问?血气形态篇》载:“经络不通,病生于不仁,治之以按摩醪药。”由此可见在纪元前,我国古代医学家就用药酒来治疗疾病了。

三国时期首先研究延年益寿方药者,应该是华佗及其弟子樊阿。《魏书・华佗传》云:“阿从佗求可服食益于人者,佗授以漆叶青粘散……言久服去三虫,利五脏,轻体,阿从其言,寿百余岁。”这里所说的“漆叶青粘散”,可能就是早期中草药抗衰老方药。

《神农本草经》是我国最早的一部中药经典著作。书中共收录药物365种,其中具有延年一类功效的药物就有38种。

汉代著名医圣张仲景,总结了汉代三百多年的临床实践经验,发展了我国古代养生保健医学。书中对抗衰老中草药的研究也有较大贡献。他撰著的《伤寒杂病论》记述了黄芪健中汤、金匮肾气丸等著名的补养抗衰老方剂。尤其是“肾气丸”,成为后世补肾抗老方剂之祖,至今仍在国内外广泛沿用。

汉代张华撰《博物志》十卷,在该书中记述了一些抗老化药物,如“太阳之草,名曰黄精,饵而食之可以长生”。东汉末年著名医学家张仲景研制肾气丸(《金匮要略?血痹虚劳篇》),成为后世补肾抗老化的祖方,这些都对中药养生有一定的贡献。东汉的华佗、晋代的葛洪、南朝的陶弘景、唐代的孙思邈都分别有名著记载一些动植物养生中药及其用法。

随着医学理论的提高,中草药抗衰老的实践亦不断增多。隋唐时代药王孙思邈继承和发展了历代医家服用药物以延缓衰老的思想,在其名著《备急千金要方》和《千金翼方》中记载了多种延年益寿的药物和方剂,如乌麻散、枸杞根等,并详细介绍其服法。他通过长期临床实践总结出来的药物补益疗法指出:凡人四十以下,体质多健壮,“有病可服泻药,不甚须服补药”。四十以上,体质多趋衰,则“不可服泻药,须服补药”。五十以上,“肾气大衰,脏腑机能减退,五劳、七伤、六极等虚损诸病蜂起,宜四时勿阙补药”,“如此乃可延年,得养生之术。”这一中年进补的观点,也得到明代张景岳的赞同,他在《传忠灵・中兴论》中提出“中年修理”的学术主张,“人于中年左右,当大为修理一番,然后再振根基,尚余强半”。意思是说人到四十岁左右时,应该很好全面补益调理一下,这样做,对继续生存就有良好的物质基础和积集的潜能。这是中老年养生益寿的一个重要观点。历代许多养生学家只重视中老年的保健治疗。“已老防老”的方法,虽无不可,但确有“渴而掘井”之嫌。因此,趁中年之气尚未大虚之时,认真加以培补修理,使之气得固,根基再振,是张景岳的重要贡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