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上世纪80年代起,“丁克夫妻”在中国开始悄悄兴起。如今,中国的新一代夫妻,有着自己独特的婚恋观、生育观和价值观。随着更多的人以事业为重,越来越多的夫妻渐渐不愿意让孩子来打扰到他们的日常生活,从而选择去做一对“丁克夫妻”。

问:为什么很多女人都说是为婆家生孩子呢?难道生的娃不是自己的?

然而,“丁克夫妻”一旦出现矛盾,很可能一发不可收拾。这不,岳阳一对“丁克夫妻”就闹起了离婚。至于原因,只因为妻子意外怀孕后,丈夫想让她生下孩子,妻子却说这破坏了约定,不愿生。

图片 1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近日,湖南省岳阳市屈原管理区人民法院调解了这起特殊的离婚案件。

这个问题我一直没弄懂为什么很多女人都这么说,我也是女人却从不认为孩子是替谁生的,我10月怀胎身上掉下来的宝贝,有我一腔母爱和肩负他以后成长的责任!虽然他也是谁谁的孙子,但前提先是我的孩子然后才是谁谁的孙子!假如孩子将来获得荣耀别人一定会先说某某的儿子(女儿)真棒如何的了得让你有荣与焉,然后才会说也就是谁谁的孙儿,更何况现在姓氏自由可随母也可随父,目前也有不少随母姓孩子,这个婚前婚后都是可以商量的所以拿姓氏来做说法都是借口,个人认为是推卸和逃避责任,你孙子跟你家姓,你就应该带,给你家生的就应该公公婆婆拿出钱来养,(有些媳妇抱怨给夫家生孩子公婆不出力又不出钱好委屈的样子)如果真是这样,那你是什么?真是没情感替人生孩子生育机器吗?为了逃避家庭责任这样贬低自己好吗?那又何必结婚呢,一直谈恋爱做男朋友捧手心里公主不需要承担做母亲的责任多好!在我最困难的时候都始终坚信能生下他就能养大他,自己的孩子从不要求谁来帮我带,帮我养!付出多少爱孩子就会回报你多少爱,让你觉得辛苦是值得的

婚前约定:永远过“二人世界”

我觉得主要的问题在姓氏上面。

对于结婚多年的小两口来说,妻子怀孕算得上是件大喜事。然而,今年29岁的岳阳男子陈耀明却因此感到困惑——结婚6年的妻子文妮怀孕了,却不愿生下肚中的孩子。陈耀明苦口婆心劝了很多次,妻子依旧“没有商量的余地”,甚至,拿出了一份“婚前协议”,“宁可离婚也不生孩子”。

有这样一个笑话:

一怒之下,陈耀明将妻子文妮告上了法庭。

老婆有一天突然问老公:“为什么明明我生的孩子,却要随你的姓呢?”

老公反问:“那你去银行取钱的时候,吐出来的钱是归ATM机所有,还是归取款人所有?”

夫妻俩到底怎么回事?今年7月,岳阳市屈原管理区人民法院调解了一起特殊的离婚案件——原来,当事人陈耀明和文妮是一对“丁克夫妻”!

我们都知道,人类由母系社会转变到后来的男尊女卑之后,夫妻所生孩子几乎都是随男方姓,甚至嫁为人妇的女性都要在姓氏前加上夫家的姓氏。

近日,岳阳市某法律服务中心律师团队成员张会华向记者讲述了这个极具话题性的离婚案,他希望广大读者也来评评理,当事夫妻到底谁对谁有理。

随着社会的发展,如今男女平等,很多女性都会有这样的疑问,凭什么我生的孩子一定要随丈夫姓,随我的姓不可以吗?

早在2003年,读大学的时候,陈耀明和文妮就恋爱了。大学刚毕业,两人便结了婚。恋爱时,文妮曾与陈耀明“约法三章”:“
我们在一起后,我不会要孩子,不想为儿子、孙子辛苦一辈子,只想轻松快乐地过完这一生。你如果不介意,我们就结婚,做一对‘丁克夫妻’。”当时,很享受“二人世界”的陈耀明一口答应,还与文妮签下了一份“婚前协议”。

答案自然是可以,就连婚姻法也明文规定,孩子出生后可以随父姓,也可以随母姓,全在夫妻双方协商下决定。

结婚后,小两口的日子也的确自由——平日,各自工作,放假时到处旅游;每逢周末,还能约上几对“丁克夫妻”一起聚会,享受当下。即便双方父母催着他们生孩子,他们也总是有理由应付过去。

但有一种情况,想必大家都十分清楚,那就是“倒插门”。

意外怀孕!她“不肯生”他“不准流”

通常是男方家境贫寒,和妻子结婚后入赘女方家,做上门女婿,而这种情况下孩子就是随母姓。

刚结婚的前两年,陈耀明还一直遵守着和文妮的约定,但随着年龄越来越大,陈耀明的观念也发生了转变——嘴里说着“不要生孩子”的他,开始给亲戚家的孩子偷偷买礼物,一见到小朋友就抱在怀里逗乐。

我的老家就有这样的一家,男方入赘女方家后,就和寻常男人娶妻是一样的,但唯一不同的是,他们的孩子是随女方姓。

其间,让陈耀明欣喜的是,自己照顾别人家孩子的时候,文妮也会买一些糖果来逗逗孩子们。这一细节让他看在眼里记在心上:或许妻子也开始喜欢孩子了吧!

与观念上有些相悖的是,第一胎随女方姓,第二胎还是会随男方姓。

就在这时,文妮的一场“大病”让陈耀明看到了希望。今年4月,文妮突然在上班期间呕吐不止,胸闷发慌。陈耀明带着妻子求医,却意外诊断为:怀孕了!

可见男人对于孩子姓氏问题的重视程度。

陈耀明赶紧在家人的微信群里发布了这个好消息,大家也纷纷道喜。可谁知,当晚回到家,文妮一脸不高兴,非常认真地告诉陈耀明:“我们当初可是约定好的,我不会生下这个孩子!”

于是这家的两个孩子,姓氏就不同。

之前没怀上小孩,不生就算了,现在怀孕的消息都在全家传开了,怎能不生?陈耀明决定耐心地说服妻子。

还有一种情况:丈夫家特别穷,而妻子家境富裕,家庭开销大部分由女方支付,这时,也可以提出孩子随女方姓的要求。这种事情不多,但我也见过。

“你自己去生吧,我会去做手术拿掉孩子。”文妮的话,让陈耀明感到不可思议,他甚至无法理解文妮为什么要打掉自己的孩子?

综上,那我们是不是可以说,夫妻双方谁的经济基础优越一些,谁就有权决定孩子的姓氏随谁?

文妮的坚决让陈耀明起了疑心。他偷偷查阅妻子的聊天记录,并算起了妻子的怀孕时间,没有任何不妥才打消了妻子可能出轨的疑虑。

看起来是这样,但除非入赘,提前打了招呼,早已商讨好的,否则男方通常都不会同意。为了这样的一件“小事”,男方通常会不惜和妻子决裂,最后发展到离婚,也不愿接受孩子随母姓这件事。

不愿违约,6年的婚姻濒临崩溃

为什么呢?接着往下看。

眼看夫妻俩年龄越来越大,若妻子再不把握这次当母亲的机会,错过了最佳生育年龄,以后怀孕就难了!

不仅在姓氏方面有争议,在我们日常生活中,也有一些看似平常,但同样有争论的事,比如我们说到一群男男女女时,会用“他们”,而不是“她们”,那怕十个女生,一个男生,也依旧是用“他们”,而非“她们”,真的说起来,这也是争论的一个好话题。

陈耀明下决心找文妮摊牌谈判,但文妮备感委屈,“明明有一份婚前协议,为什么说改就改呢?早知道这样,根本不用结婚啊!”

就好像网上的争执:“豆腐脑到底是咸的还是甜的”问题一样。各执一词,又各有各的道理。

由于谈判不成,一怒之下,陈耀明委托律师向法院申请诉讼离婚。

而当下社会,别说孩子的姓氏问题,甚至有些夫妻都开始成为“丁克”,并视作一种生活“新潮流”。

考虑到夫妻俩并没有感情破裂,且是为了“自己的孩子”闹别扭。法院承办法官欧勇新当起了“和事佬”,用了一则“慈乌返哺”的寓言来感化双方。

有对丁克夫妻这么说:“我们已经活的如此艰难,生孩子干嘛,让他们也来这个世上受苦吗?”

“我跟他们说小乌鸦长大后,为了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在父母老了的时候,就让父母栖息在巢里,而小乌鸦则出去为父母觅食。这样看,小乌鸦都有一颗感恩之心,那作为父母,也应该感恩孩子来到了你们的身边,为什么要去剥夺孩子的生命,而不是借此机会好好迎接新生命的到来?”欧勇新认为,养育孩子的最大意义,就是享受孩子在成长中带给父母的每份快乐。

也有人说:“我们夫妻俩过就挺好,孩子多麻烦,从出生到上学,到工作结婚,操不完的心,花不完的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